塔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墨派】大神王(玄幻小说)

2019/09/14 来源:塔城信息港

导读

摘要: 他本是上古神王,拥有无上法力,为救苍生,重新投胎入世,经历无数艰难险阻,终又得道修仙,创下不朽神话 一入红尘情难了,不如绝尘去逍遥!

摘要: 他本是上古神王,拥有无上法力,为救苍生,重新投胎入世,经历无数艰难险阻,终又得道修仙,创下不朽神话 一入红尘情难了,不如绝尘去逍遥!修仙得道为哪般?断情绝爱苦难熬! 昆仑山脚下一个小镇上的养生堂(即孤儿院)内,一位身材瘦长,脸色灰白,披着葛布长袍的老者坐在讲堂上,正在教孩子们读《千字文》这本书,他念一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堂下的孩子也摇头晃脑地跟他念一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众小孩都在认认真真的跟着老师读书,只有一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孩子,似乎有些怏怏不乐,将书趴在课桌上,愁眉苦脸地望着窗外,看见树上的梨花开了,便伸出手去想摘一朵来玩,一只小手刚碰到花蕊,“呼”地一声,一把戒尺从耳旁掠过,直飞窗外,在他手背上方停了下来,那小孩看着惊奇,探出左手便去抓那戒尺,忽然那戒尺猛地降下,在他右手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然后在空中打个了圈圈,绕过窗户,飞回到讲堂上那老者手里了。

这老者名叫慕容白,年轻时候曾是太玄门下弟子,学过十几年的道术,后来上山采药,一不小心跌落崖底,摔断了左腿,从此落下了残疾,于是辞别山门,来至昆仑山脚下一个小镇上,专门行医问药,救死扶伤,昨天养生堂内原来的授课老师突然旧疾复发,与世长辞,他便毛遂自荐,进了这养生堂,当起了教书先生。

今天是他初来乍到天上课,见其他孩子都全神贯注地跟自己背诵书文,只有后排一名孩子心不在焉,贪玩好动,伸手要去摘树上的花蕊,于是出手训诫了他一下。

众小孩哪里见过这般新奇的事情,纷纷丢下书本,瞪大了眼珠,怔怔地看着慕容白,慕容白站起身来,颤颤巍巍地走到那孩子身旁,笑着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那孩子也不答话,一脸惊疑地看着他,始终不肯相信,方才那件事情,竟是眼前这个枯瘦老头所为,又见他左脚脚残疾,心中自觉惭愧,却仍旧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叫楚天一,楚是楚国的楚,天是天下的天,一是一是,一是......”他一时不知道怎么用“一”字组词,摸摸脑袋,翻来覆去地想,头皮几乎被他挠破,眼珠子东转一下,西转一下,希望得到其他小孩的指点,哪知其他人的眼晴瞪得比他还大,忽然,目光落在那把戒尺上面,忙道:“一是,一把戒尺的一。”众小孩听了,顿时轰然大笑。

慕容白见他一脸纯真,眉宇间透着几分灵气,与其他小孩一比,竟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说道:“好孩子,如今若不好好念书,长大了名字也说不全,岂不被人笑话?”

楚天一性子顽劣,贪玩好动,屁股一挨上板凳,便浑身不自在,若在平时,哪个先生这样说他,他定会出言顶撞几句,非将老先生气得口吐白沫,方才随了他的心愿,只因慕容白方才那一手“隔空唤物”的绝妙道法,使得他既羡慕又配服,心里对这个老师好生惊奇,脑袋里那些小把戏,怎敢拿出来班门弄斧,因此,听慕容白这么一说,立时低头认错,大声说道:“先生教训的是,学生日后定当好好用功,将来也和先生一样,做个满腹经纶的老夫子。”

课室里又是一阵轰然大笑,有几人笑得东倒西歪,一时失去了重心,“啪”地一声,连人带椅翻到了地上。

慕容白听他正话反说,特意将“满腹经纶”四字的尾音,拉得长长的,便觉得很是好笑,问道:“为什么要学我做个老夫子?”

楚天一不假思索地说道:“因为先生戒尺耍得极妙!”说完又觉得不对,心想:“为什么这位先生会耍戒尺,上一位先生却只会对着书本念经呢?哦!是了,定是这位先生腿脚不好使,走起路来既麻烦又费劲,所以绞尽脑汁,练成了这样一门功夫。”

慕容白听完,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大笑,一边说道:“老夫子有什么好的,一天到晚啰里八嗦,没事就喜欢敲你们手心,不好,不好,还是不要做老夫子。”

楚天一觉得这位先生与众不同,十分有趣,说道:“先生既然说老夫子不好,那我就不做了,将来我也学隔壁马大屠夫那样,开个猪肉铺,到时就有吃不完的肉了。”

慕容白伸手在他鼻子上一捏,噘着嘴说道:“胡说,什么老夫子马屠夫,楚天一始终都是楚天一。”

楚天一拍手叫道:“妙极,楚天一谁也不做,就做自己。”

一时散了学,孩子们都三三两两,结伴出去玩耍,换作平时,楚天一必定冲在众人前头,个奔出课室,叫上几个小伙伴,去西山脚下的小河边摸鱼去了。

今天他却鬼鬼祟祟,独自一人躲在一颗大榕树下面,时不时地探出脑袋,往课室里瞧上一眼,不一会儿,一个枯瘦老者背了个褡链,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此人正是慕容白,楚天一蹑手蹑脚地跟在他身后,绕过后院,穿过大厅,径直出了养生堂。

慕容白虽然左脚残疾,走起路来却是飞快,楚天一人小腿短,一路跟来,倒也颇费了些力气,走了大约半柱香时间,慕容白来到一家叫云来轩的客店,这时,迎面过来两条大汉,这二人均穿了一身青布长衫,面色红润,颇有几分仙气,慕容白见到这二人,立时面露喜色,三人在门口闲话了几句,便相携着进了客店。

这云来轩乃当地的酒楼,来往之人,不是富商便是江湖豪客,从没见过哪个教书先生肯花大把的银子,进这种地方喝酒吃肉,楚天一不禁心下起疑,寻思:“无论如何也要进去探个究竟。”

然而自己衣衫褴褛,身上又无半钱银子,进到里面必定会被伙计轰了出来,正在彷徨无计,郁闷苦恼之时,只见四十米开外的人丛中,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在人流中穿来插去,身形十分矫健,若是个普通人,倒也丝亳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只是这位老婆婆眼珠翻转,眼白外露,竟是个瞎子,街上行人川流不息,即便是双眼明亮之人,稍微走快一点,都免不了与身旁之人磕磕碰碰,这老太却脚下生风,穿来插去,视街上行人有如无物,不一会儿也来到了这家客店门口。

楚天一见了,顿时心生一计,静悄悄跟在那老太身后,佯装成她的孙子混进客店,与她同进同坐。

那老太在东北角一张靠墙的方桌旁落了坐,正好背对着慕容白。

楚天一悄无声息地坐在老太对面,不敢发出任何声响,连呼吸也是四平八稳,极有规律。

只听对面一位青衫汉子叹了口气,说道:“慕容大哥,小弟这次找你过来,其一是叙旧,其二呢有件要事相托。”

慕容白端起满满一碗烈酒,想也不想,一口喝干了,斜眼望着那人道:“马师弟,咱们之间说话,需要这般客气么,有事便说,再要这般婆婆妈妈,我可回去了。”

那名青衫汉子名叫马凉,大约四十来岁年纪,脸阔口方,长得颇有些福气,坐在他身旁的一人是他师弟秦容,白净脸面,身形略显瘦小,二人同为太玄门门下弟子。

那叫马凉的汉子,见慕容白有些生气,连忙陪笑说道:“大哥莫要生气,师弟这就一五一十的跟你说了。”

顿了顿,又道:“近百年来,太玄门人材凋零,门下弟子虽有上千,却都是些资质平庸之辈,习武练剑,行侠仗义尚可,修道修仙,除魔卫道可就差得远了,师傅他老人家年逾过百,底下却无一个能传承衣钵之人,因此整日间忧心忡忡,他老人家宽厚慈爱,平日里并不在弟子面前表露出来,每当夜深人静之时,便常常唉声叹气,唉!我们这些弟子个个都不中用,不能得他老人家十分之一的真传,为了光大太玄门,我们几个年岁较长的弟子便私下做了个决定,大家各自下山,访寻资质奇特之人来山上拜师学艺,我和秦容下山已一年有余,遍寻各处,均无所得,前几天,我二人忽然想起,大师哥下山十余年,人脉四通八达,说不定识得这样的人才,因此便忙忙地邀你前来。”

慕容白听后哈哈大笑,说道:“我以为是什么天大的事情,竟把你们为难成这幅模样,如今听来,却是小事一桩,不巧的很,我正好知道一人,不仅年纪合适,而且资质罕见,眉宇间竟与祖师爷颇有几分神似。”

二人喜上眉梢,忙问:“那人现在何处?大师哥可否带我们去见上一见?”

慕容白一边给二人斟酒,一边摆手说道:“不忙,不忙,今日天色已晚,那孩子野得很,这个时候,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共 296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读来似乎是一个长篇的开端。故事也不算太复杂:少年楚天一生性顽劣却却被老师慕容白慧眼识荆,预示后期他会大有传奇。作者先卖了个关子 ,设下伏笔,以便后文展开。我们无比期待。感谢赐稿。(东方叔)孩子营养不良的症状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儿童口臭
小孩营养不良怎么补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