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南方的天空不會下雪二

2019/06/05 来源:塔城信息港

导读

南方的天空不会下雪(二)按以往的习惯,小琪的周末都是睡懒觉的——辛苦了一个星期,偶尔睡上一个懒觉,这并不过份,任谁也不觉得过份。但今

  南方的天空不会下雪(二)

  按以往的习惯,小琪的周末都是睡懒觉的——辛苦了一个星期,偶尔睡上一个懒觉,这并不过份,任谁也不觉得过份。

  但今天,小琪一反常態。

  整理完房间之后,才八点多钟,小琪已经无事可做了。便坐在书桌前,拿起笔,无意识地涂画着。

  “他几时会来?快到了吧。”小琪想。

  小琪知道自己在等古枫,因为,按照她自己对古枫的了解,古枫一定会来,一定会在今天来。

  一想到古枫,小琪的心里便酸酸的。

  在大学里,他们俩便已是一对令人称羡的情人,无论是古枫的朋友还是小琪的朋友,大家都一致看好他们两人的未来。

  至于当初两人如何走在一起,小琪自己也不是十分清楚,似乎从两人认识的天,他们便走在了一起,又好像远在两人相识之前,这两颗心便早已相爱了。

  那时,在校园里,古枫是一个很的男孩,小琪也是一位很出色,很多男生虎视眈眈的女生。

  他们两人的相恋,在校园里引起了一阵不小的轰动,大家都说这是绝配!

  尽管如此,两人还是以分手告终――不是因为两人的感情不和,而是因为他们之间太过于令人羡慕了。

  要知道,在这个你虞我诈的社会里,无论是什么东西,只要是令人羡慕的,只要是你有而别人没有的,就很难避免遭到别人的破坏。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对别人做到的事,他们不但不感到佩服,不去考虑该如何通过自己的努力去获取,反而从心底里生出嫉妒与怨恨,在不能自己时,便从中大肆的去破坏,去中伤,去陷害,似乎,在他们那崎形的心态里,所有好的东西,也只有他们自己才有资格拥有,一旦别人有了,对他们便是莫大的侮辱,他们便一定要不择手段地想办法毁了它。

  德便是这种人。

  德恨他们,所以,他“创造”出许许多多的事情告诉小琪,并且,似乎全部都“有根有据”,全部都是古枫与别的女孩的事。

  做这类事情的人仿佛都比较幼稚,然而,往往越看似幼稚的人做出来的事伤力就越大。

  所以,这件事的终结果,就是直接导致了小琪陷在里面不可自拔。

  先入为主的观念让小琪深信不疑,她在完全没有给古枫任何澄清机会的情况下离开了古枫。

  而古枫,似乎也没有刻意去解释什么。他太相信“清者自清”这句自欺欺人的古话了。

  况且,他也认为,如果相恋的双方不能从心里去相信对方,那么,彼此勉强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两人分手之后,便再没任何的联系,直到毕业典礼的那天,小琪才从朋友的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可惜,古枫那时已经踏上了北上的列车!

  从此以后,小琪每一想起这件事,都会万分的痛恨自己,怪自己当初怎么会那样的天真,竟然会去相信德所编造的鬼话。

  可惜,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发生了的事,无论你接不接受,它都回不去了。

  切的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

  这似乎多少有点“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的味道。

  “如果事情能从头来过的话,我一定会仔仔细细的听听古枫的解释,当时,只怪自己太冲动了。”小琪这么想。

  同时,在小琪的心里也对古枫有着深深的歉意,她知道自己当初不顾一切离开古枫时,给古枫的打击的多么的大。

  当然,在深深的歉意下面,还有着那千丝万缕的剪不断理还乱的执着爱怨。

  这爱恋,小琪心里知道的很清楚,只不过自己一直在努力压抑着它罢了。直到那天在公交车上重遇到古枫后,这思念便如缺堤之水般狂涌而下。

  此刻的她恨不得自己时刻都有枫陪在身旁!

  窗外的天空,已十分的阴沉,看来,大雨要下来了。

  虽然南国的冬天不会飘雪,但会下雨――下冰雨。

  小琪依然趴在桌子上,趴在那儿想她的古枫,等她的古枫。

  她已经决定,等会见到古枫时,一定将自己的感觉告诉古枫,一定要让古枫知道,自己还在深爱着他,当然,小琪相信自己的感觉;她知道古枫也还在爱着自己。

  隐隐地,她仿佛已看到古枫在朝她走来,拉着她的手,轻轻地告诉她,他还在爱着她,然后,他又再像从前一样搂着自己的肩膀,低声地对自己说着些既令自己身热心跳却又甘甜如蜜的情话。

  一阵阵的敲门声传入了小琪的耳里,小琪立即触电般跳了起来,三两步跨过去拉开房门,可见到来人时,她那刹时的兴奋立即又冷了下去。

  “你来了。”小琪无精打采的说,然后用手揉了揉睡眼腥松的眼睛――刚才,自己睡着了。

  看着来人手里拿着的还在不断滴水的雨伞,小琪知道外面的大雨已经下来了。

  “下这么大雨,你怎么会来的?”小琪给来人倒了杯水,然后顺势坐在客人的对面。

  “没有,刚从东莞回来。”对方说着,递给小琪一本书,“这是你要找的《小楼一夜听春雨》。”

  小琪接过书来,发现书正用防水的油纸细细地包着,这令小琪的心里一阵感动,这本书,她已经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在前几天的一次闲聊中,小琪无意中对杰讲起这件事,没想到对方会如此牢牢的记住。

  这位帮小琪买书的人叫杰,一个很老实稳重的人,是小琪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认识的。

  从认识的天开始,杰便拜倒在小琪的石榴裙下。他追求小琪的方式很含蓄,也不过火,他不会像别人那样整天送花,写情书或说些肉麻的话,但他的感情却是实实在在,踏踏实实的。

  可惜,小琪对于杰,却一点来电的感觉都没有——毕竟,一颗心,是容不下两个人的位置的。

  “我刚巧路过这里,看到你房里灯亮着,便拿书给你,顺便看看你吃饭没有,一起出去吃晚饭。”杰温柔地解释,顺并带着邀请。

  “晚饭?”小琪跳了起来,立即转头去看看墙上的挂钟,指针正指着六点整。

  “天那,我竟睡了一天。”小琪想。

  “可一整天过去了,古枫怎么还没有来呢?”

  小琪望了望窗外,大雨像断线的珠子般落下来,同时,她的心也随着雨滴跌到了深处。

  “看样子,古枫是不会来了。”小琪想。

  “那……你等会,我换件衣服就去。”小琪缓缓地说,声音里充满了失落。[1][2]

治疗痛经吃什么好
治疗痛经的简单方法
中药能治痛经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