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打车软件提交官方版本竞争重点将转移至乘客iyiou.com

2019/03/11 来源:塔城信息港

导读

打车软件提交官方版本 竞争重点将转移至乘客端打车行业即将面临一场大洗牌,各家企业的命运已经交了出来。月初,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

打车软件提交官方版本 竞争重点将转移至乘客端

打车行业即将面临一场大洗牌,各家企业的命运已经交了出来。

月初,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出台,未来所有打车App必须接入官方的虚拟运营平台,统一进行管理,并明确了对打车App行业的整治方案:电召服务运营商(打车App企业)应与出租汽车调度中心签署合作协议,绑定服务、联合调派,合作协议文本在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相关消息,详见钛媒体文章《【今日微钛度】当招车软件遭遇招安》)。

在近的一次媒体沟演绎出五彩缤纷的世界通会上,瑶瑶召车CEO王炜建也对钛媒体证实,运输局及市委相关机构早已多次组织业内打车软件企业、96103、96106等呼叫中心以及出租车公司等三方开会,进行非正式的讨论和听证。

而摇摇招车,作为早进入市场的打车软件之一,目前已经按要求提交了其App官方版的版本,我们已经提交了,正在等待上面的审核。未来任何升级、改版,都要先上交审核;我们都不用先去苹果的App Store审核了。

眼下,打车App市场正处在政策实施前的过度时期,打车软件依然可以正常使用;媒体报道所谓xx打车软件同官方呼叫中心合作也仅仅是把车辆资源接入了96103等平台,司机收到的订单,有的来自呼叫中心,有的来自App。

而新政则意味着,未来乘客不论通过App还是通过96106呼叫中心进行车辆预定,数据请求都将首先上传至平台,再由平台进行统一总有一天可以毫无瓜葛调度。而王炜建向钛媒体透露,承接这一项目的,正是曾经负责火车购票系统搭建的太极公司。

打车App企业的集体招安,已然不可避免。而王炜建和他的同行们面临的是某种致命打击。未来很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乘客明明通过摇摇招车下单,而经过一番调度后,终接单的司机是打车小秘的用户....... 王炜建对表示了他的无奈。

就整个打车App市场而言,各家企业对市场份额和乙方即出租车辆的争夺,已经逐渐丧失意义。或者说,打车APP市场白热化竞争的阶段,已经因为官方(以北京运输局为例)对于打车软件市场的强势监管而告一段落。

回顾下阶段打车App的白热化抢夺,地推是关键词。杭州、上海等城市的主流打车App快的打车堪称典范,来看看媒体是怎么描述的:

微软雅黑, Tahoma, Verdana, Geneva, sans-serif; OVERFLOW: hidden; TEXT-TRANSFORM: none; BORDER-LEFT: rgb(244,244,244) 5px solid; WIDTH: 529px; COLOR: rgb(102,102,102); TEXT-INDENT: 2em; PADDING-TOP: 15px; BORDER-RIGHT-STYLE: none; WHITE-SPACE: normal; LIST-STYLE-TYPE: none; LETTER-SPACING: normal; BACKGROUND-COLOR: rgb(244,244,244); BORDER-BOTTOM-STYLE: none; orphans: 2; widows: 2; webkit-text-size-adjust: auto; webkit-text-stroke-width: 0px"

包括运营推广、市场人员、技术开发、产品经理在内的一群人,带着遮阳伞、推广宣传单页、给司机的小礼品、成箱的矿泉水、还有放着《爱情买卖》的大喇叭,浩浩荡荡杀到了司机师傅集中吃饭的服务区。为了为鼓励司机使用,对每月打开软件超过5天的司机奖励话费10元。

地推,是前期各家企业争夺司机的主要方式,而由于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市面上总共就那么多辆车,这一模式早已经告一段落。用王炜建的话来说,前期大家的竞争主要集中在运营司机上。

钛媒体也注意到,在摇摇招车的办公室一角也有整袋整袋的大米堆放,均是用来奖励司机的礼品;北京地区还有一款百米打车应用,则直接送司机一台百米Pad,包含打车软件和司机排行榜。排行榜上,排在6月份排行榜位的司机,每月接单辆达到268单,这名司机将获得价值不菲的礼品。

瑶瑶招车则采取了送的办法,还招来部分媒体质疑其烧钱式的推广,甚至资金链断裂的猜测。摇摇方面明确表示这完全是谣言,并一一给出了解释(详情请参见各大媒体通稿)。

根据王炜建的介绍,摇摇送的营销方式,事实上是一个三方渠道合作的连环补贴:摇摇成了运营商出售的另类渠道,为了说服更多的司机购买,摇摇团队还帮助参与活动的司机办理信用卡分期支付倒是帮了信用卡企业大忙;而反过来,信用卡和运营商分别给予摇摇公司的补贴,摇摇以现金的形式反哺给司机,既省钱效果又好,目前,摇摇招车的出租车辆数达到27000台。而媒体所报道的每台价格1000元左右,基本上都不是出自摇摇招车的腰包。

无论是腾讯投资的嘀嘀打车,还是阿里巴巴投资的快的打车,公关水平自然不在话下;快的接入支付宝、滴滴接入高德地图服务也非在意料之外。但问题的关键是,市场的甲方乘客,乙方司机都必然是通过理性选择来使用服务。

据钛媒体对行业内若干司机的一对一调查,加价带来的金钱刺激并非的哥们使用打车App的主要动力。新月公司的李师傅(化名)就对钛媒体说,一个是降低空驶,一个是我们获得了客源,这个才是重要的,而针对未来官方统一平台96106可能采取的按距离统一加价的政策,该司机也证实了钛媒体的判断,即统一加5块钱,无异于不加价。

李师傅举例子说,他的一位同行,通过打车软件接到了一单大活儿,费用不菲,直接把客人拉到河北往返,就是用打车软件收到的订单,一分钱都没加。先不论安全性问题,这样的例子从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一个相对灵活的中介机制对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上的作用。

另外,出租车服务本身没有什么差异化,新政出台又掐断了各家竞争企业差异化的出路,王炜建认为,下一步各家企业的竞争重点将转移到乘客端。不是争取司机了,而是如何想办法争取让更多的需求人群使用自家的软件,但他并未透露摇摇招车的进一步策略。

摇摇招车的心态,代表了大多数竞争者目前的心态,即能够依托政府平台先活下来。毕竟,投资人还在烧钱,员工也还在为新的软件版本加班。所谓的创新也就是想办法呗,王炜建稍显无奈。打车行业的讨论,基本上可以集中于一点,那就是未来如何用当年电信运营商式的运营用户的方式来运营乘客,从运营司机转向抢夺乘客,钛媒体将和读者一起静观下一阶段的二次竞争。

然而,打车行业的无奈,就在于毕竟和运营商服务不一样,还有个信号好信号差的区别,打车软件的差异化几乎无解。

2007年杭州家居A+轮企业
2011年青岛旅游B轮企业
2009年深圳人工智能A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