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祈氏使魔 第六十章 守护他人的决心

2019/10/12 来源:塔城信息港

导读

祈氏使魔 第六十章 守护他人的决心我被祈岚抱着跑到叶锦年所在的客栈,叶锦年正在桌前看书,忽然就见我们一大群人闯了进来。没等我们开口

祈氏使魔 第六十章 守护他人的决心

我被祈岚抱着跑到叶锦年所在的客栈,叶锦年正在桌前看书,忽然就见我们一大群人闯了进来。

没等我们开口,他便瞧见我的脖子,脸色一变,赶紧把桌子空出来让祈岚把我放上去。

“怎么了?”他一边查看我的伤口,一边询问祈岚。

“被那赤练蛇妖咬了。”祈岚蹙紧眉头说着,“似乎用了全部的毒液。赤瞳给它喝了一些蛇血,但是似乎没有什么作用。”

叶锦年蹙紧眉头,仔细查看我脖子上的咬痕,“毒液全部都渗进去了……使魔,你感觉怎么样?”

我茫然地看着他,头脑一片混乱,好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或者说是放弃了思考。

“使魔,使魔?”

有人摇了摇我,可我却没有回答。

心脏跳得很剧烈,蛇毒在我血液中流淌,蔓延至身体所有角落。

我呆怔地张着眼珠看着他们,瞳孔扩散,找不到一丝焦距。

“叶老师,它怎么了?”祈岚有些焦急地问道,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叶锦年。

“它的血不是有奇异的功能吗?既能净化血祀罗,又能净化瘟疫之毒,现在不过是赤练蛇毒,应该可以自己治愈才对吧?”宫旭迟疑地开口,其他人都纷纷表示赞同。

叶锦年有些讶异地看着我,而后神色凝重地说道:“使魔的身体的确是在自行治愈,可是……毒液太多,全部都进入了使魔的血脉中,污染了使魔的血,恐怕是……”

祈岚面色一沉。“是什么?”

叶锦年没有说下去,迟疑地看向我,想帮我处理伤口,可是他的手在即将碰到我的时候,忽然被我一手抓住。

或者说是,凌夜控制了我的身体,抓住了叶锦年的手腕。

大家都惊愕地看着我们两个。准确来说是,看着叶锦年和,被凌夜控制住的我。

“使魔,你没事了?喂,你听见我说话了吗?”

“喂,你都受伤了,别乱动不要坐起来,毒液会四处流散”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又将视线落在叶锦年身上,淡淡开口:“我自己来。”

“你……”叶锦年惊异地看着“我”。

“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拿起身上带着的软剑,朝着脖子割去。

叶锦年赶紧阻止“我”,“你想干什么”

“我”依旧挂着笑意,二话不说地割向脖子上的牙痕,一道血痕便往外淌着腥甜的血液。

我不知道凌夜想干什么,只见它的手在胸前结印,掌心平放向上,缓缓上升,直至脖间。

我看得清清楚楚,脖子上快速淌出来的,是污浊的黑色毒液。

它把所有毒液都逼了出来,然后掌心抹了一下脖子上的伤口,伤痕一下子便消失了。

还没等大家明白什么回事,我就见它幽幽地看向我,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

它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心声说道。

你还真是一无用处。

我内心一颤,便又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可还是体力不支,昏了过去。

这一次身体的负担要比以往几次沉重,虽说我醒了过来,可又因体力消耗太大,只能无力地躺在床上。

他们问的好多问题,都是关于那天我治愈自己的事情,我都不能很好的给出答案,宫旭见我应接不暇,便把人都赶了出去,让我好好休息。

宫旭下去了,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

这一次事情总算是解决了。

小翠和其他姑娘家都很开心,村里人也算是了结了一桩心事,就又都开始准备庆典。

荧受到了很好的对待,虽然它一直嘴硬不肯承认自己在暗中保护村民们和那些姑娘,但村民还是通过祈岚,得知他们误会了它,也都默默承认了它的存在。

何锦苍他们则完成了任务,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荧偶尔会来看我,每次还带着小翠送它的花酒,“喝点酒吧她们酿的花酒可是很美味的”

确实是美味,我喝了几口,就被探病的叶锦年一把夺过,“都半死不活了还喝什么酒。”

这样的事情每天要发生那么几次。

自从那天之后,我没有再看见赤瞳。

问沧河,沧河也只是淡淡叹了口气,“它似乎是把红殇的尸体带回赤练蛇族群所在的地方了。”

然后,毋庸置疑的,被赶了出来。

现在赤瞳依旧待在玖兰羽身边,做她的使魔。

我深深看了沧河一眼,也就不说话了。

赤瞳也没再提那天的事,只是听说,它每次看着宫旭的表情都是夹杂着些许寒意。

宫旭丝毫不介意自己杀了红殇,反而会冷冷地警告我,“不要对那种伤害过你的妖魔抱有一丝怜悯之心。”

“可是宫旭……有必要杀了它吗?不是可以把它关进锁妖塔里……”

我还没说完,便被宫旭冷冷地打断,“你是不是一定要被它杀死,才能醒悟?”

“有些妖魔,危险至极,残暴至极,你都吃了几次教训?还不肯醒悟

?你的脑子是坏了的吗?为什么一定要为那些作恶多端的妖魔求情?”

“可是……它是为了赤瞳……为了夺回被人类捕获的赤瞳才……”

“呵……的借口。”

宫旭冷笑一声,“为了别人……呵呵……真好的理由,为了别人,那就是对的吗?”

“同样都是错的,就算是为了别人,?它的行为也是错的,大错特错。没必要得到同情”

我注视着他的敛眸,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宫旭这么说,也就是……若是宫遥被妖魔捉走,你就不会做出同样的事吗?”

宫旭一顿,眼眸微睁。

我无视他的异样,继续说道:“沧河曾经跟我说,再体贴温柔的人,如果有人伤害他所在乎的东西,都会不顾一切地去杀死对方。”

“难道说,宫旭,你不会吗?”

宫旭冷冷瞥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我看着他的背影,低垂着头,闭上眼睛,仿佛又能看见那天红殇死去的情景。

无论是银月,白狐,还是红殇,它们都为了保护所爱之物,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我之所以怜悯它们,仅仅只是因为,它们那就算是死,也要保护所爱之物的决心。

那不就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吗?

使魔是,为了保护主人而存在的。

而我,想要保护他人的决心,远远不够,根本不比它们的强。

我没有……那种为了保护别人,而把自己弄脏的决心。

...

南阳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银川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淮安治疗癫痫病费用
南阳牛皮癣医院哪家
银川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