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经济命运与美国拴得太紧中国需要一个新支点

2019/05/14 来源:塔城信息港

导读

经济命运与美国拴得太紧 中国需要一个新支点经济命运与美国拴得太紧 中国需要一个新支点在中国,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中国在过去二十年的改革

经济命运与美国拴得太紧 中国需要一个新支点

经济命运与美国拴得太紧 中国需要一个新支点

在中国,稳定是压倒一切的,中国在过去二十年的改革之路上取得了巨大的进步。然而,就目前来看,在十分成功地保持改革与稳定两者之间平衡的同时,中国还需要进行一项重要的调整:即必须为其经济寻找一个能起到稳定作用的新支点。

目前,中国的命运与美国的命运拴得太紧。其以出口为导向的增长要依赖美国的消费者;现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至少占到其所有出口额的三分之一。此外,十多年来中国一直实行人民币钉住美元的政策。这也就意味着中国人民银行会不可避免的受到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影响。

这种依存的关系如今出现了一个问题:中国把自己与正在进行经常账户大幅度调整的美国经济联系在一起。2005年季度,美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实际上就是货物、服务贸易和国际收支的逆差)可能超过GDP的6.5%,这对美国来说是又一个新的记录,而对世界上其他国家来说则是前所未有的财政负担。在国内储蓄空前短缺(这是个人储蓄率几乎为零同时政府预算赤字空前庞大所造成的结果)的影响下,美国经济面临着越来越难以为继的危险。

美国的对外赤字重新实现平衡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届时,美国将需要减少消费——而这会影响到中国外向型增长态势的主要助推力。同时美元无疑会进一步下跌,造成实行固定汇率的中国货币的贬值。面对具有超强竞争力的中国经济,美国,可能还包括欧洲,都会因此而引发抵制中国的保护主义行动。美国的实际利率可能也需要上调,以便对其外国债权人所承受的货币风险进行补偿。这会导致更多的投机资本流入中国,而这些资本所赌的是人民币的终重新估值——外部游资的涌入可能会使本来已经存在变数的金融体系更加不稳定。

对于即将出现的美国经常账户调整,中国需要做好准备。从稳定的角度讲,把自己与一个可能是发达国家中不稳定的经济大国拴在一起,是在冒不必要的风险。把自己不成熟的金融体系与一种可能是世界上不稳定的货币拴在一起,也是在冒同样大的风险。长期以来使中国受益匪浅的稳定支点现在已是今非昔比,是时候去旧换新,寻找一个新支点了。

这个新支点需要精心设计。有两个问题至关重要:一是进一步确保中国经济的内部稳定,二是调整中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联动关系,从而进一步确保外部稳定。

内部支点应当与中国经济的各个方面联系起来。和美国一样,中国也需要重新平衡。中国经济在许多方面是美国经济的反衬。2004年中国的出口达到中国GDP的36%,而美国则是10%,在这方面中国是美国的3.5倍。另外,固定投资——包括在新工厂、设备、道路、桥梁、港口和能源上的支出,这些都是中国出口生产平台的核心——今年有可能超过中国GDP的50%,而美国则是19%,在这方面中国是美国的两倍以上。

虽然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和基础设施需求是造成高投资增长态势的原因,但这种不平衡模式也有走得太远的危险。日本和韩国即使在鼎盛时期,投资比重也从来没有大大超过40%。中国超过50%的投资比重是应对供应过剩威胁(这会导致通货紧缩)的权宜之计。现在中国必须把其经济结构向个人消费倾斜(这在2004年已经下降到占GDP的42%)。新的支点需要起到从根本上重新平衡其经济的作用——减少出口和投资,增加个人消费。

同时,中国还必须重新考虑外部支点。这指的是新的外汇机制——实际上就是中国与世界上其他国家的联系。钉住美元的政策,十多年来让中国受益匪浅,但现在已不再有效了。它已经成为美国国会抨击中国的一个热点议题,而且还导致中国金融体系中出现过度的货币和信贷,这些都是终可能动摇经济稳定的因素。在这方面,上海的房地产泡沫就是一个需要引起高度重视的警告信号。

中国不发达的金融体系仍需要支撑,其银行和资本市场还没有强大到可以完全脱离支点而存在。但是中国金融的支点没有必要仅仅与美国拴在一起。在接下来的发展和改革之路上,把人民币与一篮子货币联系起来(即除了美元之外,把人民币与日元、欧元和其他亚洲货币联系起来)无疑是更加明智的选择。通过扩大其货币的支撑范围,中国可以更好地避开外汇市场上过于频繁的震荡。其实,这类一篮子货币的具体构成或权重,都不如其概念本身重要。比如,美元要是进一步下跌,而日元和欧元相应上升,人民币就仍然可以保持合理的稳定性——而这正是中国在目前发展阶段所需要的支点。

中国在从国有体制向市场体制的过渡上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但是,过去的业绩并不能保证未来的成功。随着市场经济的活跃,中国必须脱离以美国为中心的增长模式和以美国为中心的货币机制。面对美国即将出现的经常账户调整,这是一个明智而又谨慎的举措。对日渐失衡的中国经济来说,这也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稳定这个大难题在于,它对任何经济体来说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一个移动的目标。随着中国的逐渐成熟,中国必须不断重新思考自己在稳定方面的需求。

无可否认,这将意味着一个不同的内部经济组合模式和全新的外汇机制。这些改变对中国来说都会是积极的进展——是中国在改革和发展道路上取得重大进步的明证。而一个新的稳定支点无疑将会是这条道路上又一个重要的里程碑。(黄继汇编译)

广州化妆品加工OEM
化妆品代加工
杭州西泠印社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