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城信息港

当前位置:

江南征文蛇之红尘来去一场空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来源:塔城信息港

导读

"你去吧,万发缘生,皆系缘份,红尘多悲苦,历过,经过,心便自在。”佛祖浑厚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久久回响,她本佛祖座前一朵青莲,只因听多

"你去吧,万发缘生,皆系缘份,红尘多悲苦,历过,经过,心便自在。”佛祖浑厚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久久回响,她本佛祖座前一朵青莲,只因听多了经书也便长了些灵性。数千年前偷窥人间时,独被人间万紫千红所吸引,于是开始祈求佛祖也能赐她一段尘缘。  佛祖说:“快悟了吧,扳依我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万物皆幻。”她说:“纵是万劫不复,也要红尘里来去一趟。”佛摇了摇头  :“百态之世原是苦海。”她说:“苦海里沉沦,才能顿悟苦后之甘甜无比。”佛看着她的执迷不悟,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记得回来的路,相忘于夕阳边的奈何桥头。”她欣喜若狂,跪别佛祖,庆幸不枉了她数千年的苦苦哀求。    (一)  “小姐,小姐,你慢点,小心摔倒了。”丫环婉娘一边跑一边叫嚷着,“哎呀,快点,婉娘你来看,这里的荷花全开了,开得多好看啊!”若纤顾不得丫环的担心,自顾自就跑到了她家后院的荷花池中。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看着一池鲜艳的荷花,若纤不由便脱口而出了扬万里的佳句。“小姐,你就是这池中一朵娇美的荷,等待着那一个惜花懂花的人来采摘。”说完,婉娘便咯咯咯笑个不停。“你个死丫,就你知道取笑我,看我不打你。”若纤被这丫头一逗倒不好意思起来了,差红的双颊一阵一阵地发烧。  “纤儿,别闹了,你爹让媒婆给你说了一门亲事,听说是桥东大户李家的二公子,长得一表人才,名声也好,现在人家李老爷上门来提亲了,你快去看看。”若纤的母亲大老远便喊着。“啊?”若纤被母亲的话顿时惊呆了,手里的粉色小摇扇随之便掉在了地上,母亲一个劲地催着:“傻孩子,愣什么啊,快来。”若纤支支吾吾不知说什么好了:“母亲.....母亲....我不嫁人。”  容不得若纤做什么,就被母亲连拉带拽领到了会客的大厅里,只见爹爹和一个面上看起来比较慈祥的老头在正面一左一右的喝着茶,想必那人便是李老爷了。他们谈笑风生,好不愉快。见若纤进来了,爹爹便立刻言道:“纤儿,快来见过李老爷。”若纤躬身下礼:“见过李老爷。”李老爷看到若纤这副出尘不染的模样早已欢喜的不能了,他早就听人说过张员外的千金长得貌若天仙,性情温和,知书达理,而今一见,果是名不虚传的。只见他眯着那细缝眼,乐得都不合不拢嘴了:“啊,免礼,免礼。”  打过招呼,若纤便抽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手里的小丝娟被她拧来拧去,皱了展开,展开再揉皱,好像她那乱作一团的心事一般。“小姐,你就别乱走了,还是快想办法吧!老爷让你嫁给李公子,那徐公子怎么办?”婉娘也是一脸着急的样子。“我去和爹爹说,除了徐公子我谁也不嫁!”若纤突然安静了下来,脸上显示出了一种无比的坚定。  “不行,那徐安不过是我府上一个花匠,怎么能醒上我的宝贝千金?你要丢尽我张家的脸吗?”张员外一听女儿的话就火冒三丈。“爹爹,我求求你就成全女儿吧,徐公子他人很好的,他温文儒雅,又踏实可靠,将来他也一定会对女儿好的。”若纤止不住满眼的泪水,跪在堂前苦苦哀求着。这下更激怒了张员外,他愤愤地说:“成什么样子了,堂堂大户人家的千金,为了一个穷小子竟这么不知廉耻,你娘平时教你的伦理岗常全忘了吗?自古以来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就乖乖等着上花娇吧!”说完就命令手下人把若纤关进了闺房,还嘱咐家丁一定要看好小姐,不得有任何闪失。  若纤满脑子都是徐公子的影子,虽然他是小小的花匠,可从那年他进得张府,若纤便一见倾心,她喜欢看他的眼神,柔柔的,暧暧的,喜欢听他讲那些老百姓的故事,喜欢看他专注弄那些花草的样子,感觉他就一个懂花,怜花的人。  他说:“此生,承蒙小姐厚爱,小生不知何以为报。”她说:“我只要你一生一世心中只放我一人。”他说:“我家境贫寒,父母双亡,恐给不了小姐锦衣玉食。”她说:“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贫贱与富贵不过是虚华的外衣。”他和她月光为媒,婉娘为证,许下了海誓山盟,只愿不离不弃,长相厮守。  送来的饭菜统统被若纤扔掉了,她不停地哭喊着:“爹爹,求求你放女儿出去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声音哭哑了,还是不见爹爹为她开门,只是等来了母亲,母亲把她拥在怀中,爱怜地说:“纤儿啊,听你爹的吧!爹娘不会害你的,那个徐公子与你无缘,今天他就要被你爹爹逐出府去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若纤发疯般想要跑出去,被门口的家丁拦了回来。“母亲,为什么啊?这是为什么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女儿?”“纤儿啊,李公子年轻有为,马上就要去朝廷上任了,而且他又一表人才,哪里比不上一个种花的?”母亲那胖胖的脸上面带愁苦,她怎么也不能理解自己的女儿到底是搭错了哪根筋。“不,我不嫁,我死也不嫁,女儿早将心许给了徐公子,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若纤失魂若魄地哭着,喊着,加上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便昏迷了过去。  “徐公子,徐公子。”若纤迷迷糊糊地叫着,她好像在梦中看到了徐公子被好多的人追杀着,身上被刺得鲜血淋淋,极其痛苦,正当她要扑上去的时候忽然醒了。醒来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娘,婉娘。”她急急地叫着。“小姐,你醒了,你终于醒了。”若纤拉着婉娘的手失神地说:“我梦到徐公子被人追杀,不行,我要找到他,我一定要找到他。”婉娘一听她这样说就惊呆了:“小姐,徐公子刚刚在收拾行装,明天他要走了,你就不要再想他了,让老爷知道了这可怎么了得?”“我顾不得许多了,让我嫁给别人,不如让我去死。”若纤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她要去找徐安,一定要找到。  那夜,月黑风高,婉娘迷醉了看门的家丁,便带着若纤跑了出去,她径直来到徐安的住处。“徐郎,带上我一起走吧,若纤愿与你天涯海角一起流浪。”徐安将若纤深深拥在怀中,轻轻抚摸着她柔柔的发丝:“纤儿,徐某此生遇见你,何德何能?”若纤将手指放在他的唇边:“不要你多说什么,你的心纤儿懂,纤儿的心你也懂,纤儿只想和徐郎白头到老。”徐安捧起若纤满是泪痕的脸颊,用他滚烫的唇轻轻吻干:“纤儿,我定不负你深情厚爱。”  他们连夜想要逃出去,而张员外很快发现了女儿的出逃,家丁们很快追了上去,好几十个火把瞬时把天空照得通亮,徐安和若纤被紧紧围在中间。“老爷说了,把小姐带回去,徐安,乱棒打死!”带头的管家恶狠狠地说。“不,不,不要……"若纤紧紧拥着徐安不停地哭喊着。“纤儿,不要怕,我徐某死不足惜,得纤儿的爱,此生也不枉了。”“不,不,我不要你死,我要你好好活着,和我好好过一辈子。”  迎面一把利刃刺向徐安,若纤扑了过去,鲜血淌了一地。“徐郎,记得我们的誓言,来生,来生……请还记得我的模样,一定……一定要……要来找纤……纤儿……”若纤微弱的声音停止了,她永远闭上了美丽的双眼。“纤儿,纤儿……”徐安疯一般的嘶吼着,他紧紧抱着心爱的人,仿佛五脏六腑都要迸裂开来:“纤儿……纤儿……等我,奈何桥边,一定等我。”说完,拔出若纤身上的那把刀刺向了自己的胸膛……    (二)  若纤跌跌撞撞来到了奈何桥边,孟婆要她喝下忘魂汤,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孟婆,求求您了,让我再看看尘世吧。”孟婆看着她的样子心软了,便允她在忘乡台上回头看一眼。  迎面走来的那不是徐郎吗?“徐郎,徐郎……”若纤欣喜地飞奔过去扑在了徐安的怀中,“徐郎,你怎么来了?”“我怕你黄泉路上孤单害怕啊。”徐安爱怜地捧起若纤的脸,满眼的柔情诉不尽那些相思与爱恋。  “快点,快点,喝下孟婆汤,你们前生的尘缘就算完全了却了,来生,重新做人。”孟婆一边舀起汤水,一边嚷着要招呼他们过去。“不,不,我不喝,我不要忘记你,徐郎,我不要忘记你。”若纤紧紧抓着徐安的手。“纤儿,这是我母亲走的时候留给我的东西,是我们传家的宝贝,我从未离开过身上,现在送给你,来生,我就凭着这个找你。”徐安取下了那块月牙状的玉佩,虽是穷苦人家,可想当年徐家也发达过,那些值钱的东西全被祖宗败光了,独留下这件值钱的东西做了传家的宝。若纤哭着,叫着,然后狠狠在徐安手腕上咬了一口。“啊——”“纤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徐安不解地问纤儿。“来生,我要凭着这个找到你,我怕,丢了你。”  他们打翻了孟婆的碗,企图逃脱往生之门的遗忘,可怎么敌得过大大小小的鬼差?强行按下去,徐安被灌下了忘魂汤投入六道轮回之门。“纤儿,快跑,快跑啊,记得来生找我,一定要找我……”这是徐安留给纤儿的一句话,然后永远消失在了她的面前。若纤顾不得许多,撒开腿一个劲往前跑,她也不知道要跑到哪里。忽然听到耳边有一个声音响起:“你要记得回来的路,尘尽,缘了。”这声音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  “青莲,还不随我回去?”是佛祖,佛祖唤起了若纤的记忆,“阿弥陀佛,放下红尘之事得人间大道,世间情,诸多烦恼,放下,方能修得正果。”若纤跪倒地上,苦苦哀求:“求佛祖开恩,我只与他续一世情缘,若缘尽,我必重回佛祖座前,菩提树下日日诵金,心静如水。”佛摇了摇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若纤泪落:“多怀自苦空余恨,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我愿颗颗珠泪化为相思点点雨,愿留一枚永远的种子撒满红尘。”  “如此,我便将你化为一条青蛇,苦苦修行,若有缘,你们还会相遇,若无缘,修行满了,便随我回去。”佛祖留下一句话就乘祥云而去。    (三)  自那日与佛祖一别,若纤已经从一条小青蛇慢慢长大,她谨记着佛祖的教诲,也想早日找到徐公子,不知如今的他投生到了哪里?过得好不好。可是而今她不过是一条普通的小蛇而已,她必须要去苦苦修行,有了法力才能达成心中的梦想。曾听自己的蛇父说过离她们居住的地方八百里外的一座山上曾有观音菩萨修行过,那里应该是极具灵气的,于是她便独自前往。  这一去,便是千年的时光,如今的若纤已修成婷婷少女,她惦记着心中的徐公子。某一日便准备着下山去,可茫茫人海哪里才能找到他呢?来到这人间,若纤看到的一切是那么新奇,一千多年过去了,人间早换了模样。她看看这里,瞧瞧那里,什么东西都是那么好玩,光顾看着眼前那些眼花缭乱的东西了,竟然没发觉就撞到了对面走过来的一个人的身上。  “喂,没长眼睛啊?”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若纤这才回过神儿来一看,连忙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她看到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书生,一身青衫干净利落,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一看就是出自书香门弟。“看什么看,你踩着我家公子的脚了。”,这是刚才骂她的那个书童又在呵斥若纤了。“行了,全子。”那位公子制止了书童。若纤有点紧张,脸上一阵一阵的发烧,她总感觉这公子的眼神在哪里见过似的。只见公子伸出双手拱拳相让:“姑娘见笑了,我家书童不懂礼貌。”  若纤抬起来正要还礼,却看到了隐约的牙印,她不顾一前上前撩起了这位公子的衣袖,是的,是那个牙印,是她留在他身上的永恒印记。“徐郎,徐郎,纤儿找你找的好苦啊。”说完便哭了起来。“你疯了吗?”先前那个书童一把甩开了若纤的手。而书生也被若纤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有点迷糊:“小姐,你没事吧?你是不是认错人了?”若纤像丢了魂一般:“徐郎,我是纤儿啊,我是纤儿啊。”书童把公子强行就拉走了,边走还边说:“公子不要理会这样的人,怕是有什么事端招惹上来的,她说不准是哪家丢了的失心疯的女子,你小心摊上什么是非来。”  等若纤回过了神儿,书生已没了影踪。她依然满大街地找着,寻着。只见所有的人都忙着往海边赶,一打听原来那天是南海龙王寿辰,而年年逢得此时,总要给龙王献上童男童女,为的就是让龙王保得风调雨顺。若纤听闻此事早已忿忿不平,她挤到人群里,只见有几个人哭着说:“孩子,爹娘对不起你啊,来生你就投胎到好人家里吧。”那两个被绑着的孩子也不过六七岁的模样,早吓得哭喊不停,边哭声一片。  过了一会,海面上狂风大作,海浪也是汹涌而起,霎时天空一片黑暗,若纤想这一定是海怪来带孩子了,她也顾不得许多飞身而起,她这千年的道行要救下几个孩子应该也不算难事。一番恶斗过后,龙太子来了,他根本不把若纤放在眼里。“你是何方妖孽,竟敢管起我南海的闲事来了?你就不怕本太子毁了你的小小道行?”龙太子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为什么要把可怜的孩子生祭,难道你就不怕触犯天条吗?”“在这里,我就是天条,由不得你小小妖孽生事。”说完,又是一番较量。龙太子被打成了重伤,他一边走一边目露凶光:“你等着,我必让我父王上报天庭来捉拿你这妖孽。”  救下了那两个孩子,若纤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在想着徐郎现在不知去了哪里,她要怎么才能找到他啊?“快跑啊,天要下雨了,快回家吧。”街上的行人惊慌失措地奔跑着,大小摊贩也忙着收拾行当。若纤这才注意到天变了样,只见满天的乌云密布,厚厚的云层越压越低,街上的沙石也被狂风一阵阵刮起,打得人眼睛生疼,一会儿就看不到人群了,满世界是灰暗一片。若纤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胸口像被什么拧着了似的,紧紧的,紧紧的,像要喘不过气来了。 共 801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人工受精的鉴别争执
昆明治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
儿童脑外伤癫痫病医院那家好
标签